民国遗事揭秘之诱杀韩复榘!

韩复榘(1891年1月25日-1938年1月24日),字向方,直隶省顺天府霸州煎茶铺镇(今河北省霸州市)人,中华民国军事将领,冯玉祥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

 

1938年1月11日,蒋介石以召开高级将领军事会议为名在开封布下了鸿门宴,一个意在诱捕韩复榘的鸿门宴。至于为何要诱捕严惩韩复榘?既有不遵命令、擅自撤退这样的桌面原因,也有铲除异己、借公泄私之类的桌下非议。咱们今天不聊韩复榘被诱捕处决的原因,只聊这一场诱捕鸿门宴是怎么一步步布下的。要知道在非常时期,捕杀一位手握重兵的封疆大吏、高级将领,稍有不慎,诱捕不成不说,还极有可能酿出诸如兵变之类的严重后果。而且,动这样一位高级将领,楼梯必须一步步下方才能显得从容、正当、不得不办;突兀地祭出杀招,则是笨拙没水准的表现。下面,咱们不妨一步步地来下这个诱捕楼梯。

有个事实是基本确认的,韩复榘在赴开封参加会议前,已严重得罪了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基于这个事实,有个说法也基本能够采纳,首先提出要严惩韩复榘的是李宗仁,而老蒋则是顺水推了一下舟。这顺水推舟,正是一步高明地下楼梯。欲要除掉某个人,自己开口可能招致挟私之议,而让他人开口则一定能拿到秉公之实。有种说法,韩复榘是因为两封电报得罪了李宗仁,而这两封电报里恰恰藏着军统特务的手脚。

第一封电报。

济南危急时,第三集团军的韩复榘下令将弹药、给养等军需物资、军医院、修械所等统统装车向河南漯河一带转移。火车过徐州的时候,李宗仁来电阻止:“豫西非第三集团军的后方,为何运往该地?”

韩复榘看到这封质问电报很气愤,出于多年的习惯,他当即在电报上批复:“全面抗战,何分彼此”,“开封非五战区后方,为什么将弹药、给养存在该地?”注意,这是韩复榘读电报的牢骚,把这样的牢骚话直接发给李宗仁并不是他的本意。

但蹊跷的事发生了,参谋处在未经韩复榘过目的情况下竟将韩的牢骚话当正式复电发给了李宗仁。很显然,参谋处有鬼。接到这样的回电,李宗仁和韩复榘就算卯上了。这么一卯,第二封雪上加霜的电报很快就出现了。接到回电没多久,李宗仁随即又给韩复榘发来了另一封令其务必死守泰安的电报。结果,韩复榘又在电报上发起了习惯性的牢骚:“南京不守,何守泰安”。等韩复榘发完牢骚,参谋处故技重施,又一次把韩的牢骚话当正式复电发给了李宗仁。两封电报加在一起一发酵,李宗仁勃然大怒,跟着就将电报转给了老蒋——韩复榘不听指挥,擅自行动,必须严惩!韩复榘当然有不抵抗的责任,但经这离间计一放大,瞬间就成了杀一儆百中的那个一。

而韩复榘本人对此却并未太在意,实在是低估了敏感时期的潜伏杀机。接下来,诱捕韩复榘的计划就提上了日程,还是那句话,让韩复榘乖乖就范并不是下个命令那么简单的事。一个问题就够老蒋头疼的。已发现苗头不对的韩复榘要是不来呢,这样的话,诱捕就难了,为此,老蒋布置鸿门宴的第一步就颇有些艺高人胆大的味道。要害就在召开军事会议的地点上。老蒋不选别处,单选开封。只因为开封就在韩复榘的眼皮子底下,他料定韩复榘会因此而麻痹大意。定下这个地点后,老蒋更进一步,亲自给韩复榘打去了电话。在电话中,老蒋说:“我决定召集团长以上军官在开封开个会,请向方兄务必到开封见面。”一个杀机四伏的邀请竟让老蒋说的如此客气。果然,接到老蒋电话的韩复榘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下来。

然而,以刘熙众为首的一帮部下却坚决不同意韩复榘赴会,在他们看来,如今苗头很不对,找个理由推脱才是万全之策。可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关键人物蒋伯诚出现了,此人在韩复榘被处决后策反安抚了第三集团军不少人。蒋伯诚对韩复榘说:“到开封与委员长见面后,一切问题都可解决了。”在刘熙众看来,正是蒋伯诚的这一席话让韩复榘踏上了最终的死亡之路。1月10日,韩复榘在四十名手枪队及一个卫队营的护送下,乘钢甲列车向开封驶去。

傍晚抵达开封后,一切接待如常,只是他的卫队营以城内驻军过多为由被阻止在了列车上,进而又被开到了城外。同日,老蒋携白崇禧飞抵开封。在老蒋抵达前,戴笠以及军统特务总队总队长王兆槐带领十二名特务已先期抵达开封,并完成了诱捕前的布置。11日下午1点半,军事会议在开封南关袁家花园不动声色地召开了。按会场要求,所有武装或非武装人员一律不准入内,入会将领配枪一律交副官处统一保管。如此一来,韩复榘以羔羊之姿进入了会场,只是他本人丝毫没察觉到杀机就在不久处。当天的会议分为上下半场,上半场基本是老蒋在台上训话,这一回老蒋的训话异常严厉,且有不点名训斥擅自撤退将领的意味。待到上半场会议结束,诱捕正式开始了。就在韩复榘准备去休息的时候,一位中将侍从官走到韩复榘面前,面带微笑地对韩说:“请你稍等一下,委员长约你说几句话。”话音刚落,刘峙过来了,跟着和韩复榘一起进了休息室。接下来就是诱捕韩复榘流传最广的桥段。在休息室内,老蒋质问韩复榘:“我问韩主席,你不发一枪,从黄河北岸,一再向后撤退,继而放弃济南、泰安,使后方动摇,这个责任,应当是你负担!”

 韩复榘随即犯了大忌,只见他拿出傲上的老资格毫不客气地就顶了上去:“山东丢失是我应负的责任,南京丢失是谁负的责任呢?”此话一出,老蒋被噎的异常愤怒:“现在我问的是山东,不是问的南京。南京丢失,自有人负责。”

韩复榘正想反驳,一直伺机而动的刘峙行动了。只见他一把拉过韩复榘的手说:“向方,委座正在冒火的时候,你先到我办公室里休息一下吧。”说着,刘峙拉着韩复榘就朝外走。走出会场,刘峙故作热情地指着一辆车对韩复榘说:“这是我的车,坐上吧。”结果,韩复榘刚上车,前座的两人立刻就翻坐到了后座上。直到这时候,韩复榘才意识到,自己是遭刘峙暗算了。后座一左一右两人随即向韩复榘出示逮捕令,也算一代枭雄的韩复榘就此成了待宰羔羊。韩复榘被控制后,一路被直接送到了火车站,再后来就是一路直下汉口,中间没有丝毫延误。就这,韩复榘依旧没意识到自己面临的是杀身之祸。期间有部下来他看,他还说:“放心吧,大不了最后回家种地。”他没想到,自己的死期来的竟然这么快。1月24日,两名特务以何应钦要找其谈话为由让韩复榘下楼,当韩走到楼梯拐弯处,发现楼下有大批荷枪实弹的军警特务时,他终于意识到了死亡的威胁。“我的鞋小,有点挤脚,我回去换双鞋。”说完,韩复榘转身就朝楼上去。就在这个时候,枪响了,韩复榘中枪之后,说了最后一句话:“打我的胸——”

 

从面相看,不觉得韩复榘是个粗陋的人,也不觉得他是个坏人,只是一看就是个傲上的人。这样的一个人,死的不冤,但死的可怜。可是不管什么理由,韩复榘违抗军令,一枪不放,丢弃大片防地,实整个防线动摇,把整个山东拱手相送,不杀不足以敬军法,不杀不足以振军心。

至于说什么南京丢失是谁的责任,那是强词夺理,南京保卫战虽然失败了,但毕竟不是拱手相送。当然了,比起张学良来,韩复榘也罪不至死,张学良一是非法劫持领袖,致使多人丧命包括高级将官,再加上违抗军令,不放一枪把大好东北河山丢于日本,还把大批飞机坦克等先进武器丢于日本,也只是被软禁而已.蒋介石如果公平执法,九一八事变时,就像枪毙韩复榘一样,对张也绳之以法,中国的历史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呵呵,最终的下场大家都看到了,老蒋品尝了执法不严,执法不公的苦果。

 

古风网络博客资源声明

本站资源来源于网络收集和网友分享,只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本站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站部分文章为原创,部分为转载,引用请保留链接信息,谢谢合作!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eng521.top/177.html 民国遗事揭秘之诱杀韩复榘!

发表评论